您好!欢迎访问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建校60周年教育教学成果展专题网站
首页 \ 60校庆 \ 甲子史记

甲子史记

怀念郭志军老师

责编: 孙智勇

发布时间: 2018-06-22

郭志军:1932年出生,1950年参加工作,196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教授。1999年退休,退休前曾任学院党委委员,商业经济系主任,1992年由于突出贡献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并被聘为北京市人民政府商业顾问,2008年6月在北京病逝。

【编者按】这是王成荣校长在微博上发表的追思郭志军教授的一篇文章。作者通过亲身的经历向我们叙述了郭老其人、其事,叙述了那一代老教师孜孜不倦的从教精神以及求真务实的教风学风。文章朴实,情节生动,读后深受教育。文章中的小标题及照片是该文章编入《心迹——离退休老同志“我与学院”文集》时编者后加入的。

 

 

离去的一名“老兵”

屈指一算,郭志军老师去世已经10年了!

“老兵永远不死,只是淡出舞台。”(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just fadeaway.)麦克阿瑟将军当年在美国国会演讲时引用的这句西点军校的歌词,曾传遍世界。我想说,郭老师作为一名“老兵”,他虽离我们而去,他参与创造并身体力行的财贸精神与文化传统,却历久弥新。

在我的脑海里,还清晰地记得,2008年的6月6日,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告别室,全市商界领导,郭老师的生前同事、学生、朋友及其亲友500多人为他送行,规格之高,规模之大,在学校历史上前所未有。在灵堂一道门上挂着我写的一幅挽联:“栽培桃李功德长在,奖掖后学师德不朽。”老师走得很风光,很有面子。

与郭老师相处二十九载

我是1980年2月参加工作来校的,当时,郭老师主管教研室工作,我是一名教师,自然是他的兵;后来学校成立商经系,郭老师是系主任,我当上了企业管理教研室主任,仍然是他的下属。直到1997年我离开商经系到商业研究所工作,一直跟随郭老师,在他手下工作近18年。

我受惠于郭老师最大的,是学习养成了深入企业、理论联系实际的教风与学风。学校的根底是干校,从李永正校长到刘世亮书记再到劳而逸院长、张国群书记,以及后来的领导们,都非常重视贴近行业、贴近企业,为行业和企业服务。郭老师不仅是积极倡导者,而且是身体力行者。

抓尖儿抢先儿接地气的教授

郭老师在教书中,特别善于抓尖儿抢先儿。改革开放之初,他从企业需要出发,提出研究和开设市场学,1982年就与其他老师合作编写了《中国社会主义市场学》的教材,成了中国最早的市场学教材之一。他尤其善于捕捉企业经营的变化,把企业新的发展趋势及时吸收到讲课中去。尽管郭老师没有像我们一样系统讲一门课,但他每讲一个专题都必谈新形势、新理论、新思路、新对策。他善长讲企业发展战略,讲课中紧密联系实际,案例鲜活,分析入理,深受企业欢迎。郭老师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教风,奠定了系风;因为商经系是学校最活跃且有影响力的系,因此这种系风也就蔓延、影响到整个学校,影响引领着校风。

我讲课初出茅庐时,受他的影响,尽量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剪报,做卡片,到企业中找例子,不说外行话,于是,很快进入了角色;当我讲课崭露头角时,郭老师又给我提供了不少讲课和为企业咨询服务的机会,使我更加了解企业,懂企业,提高了实践能力。那时,商业企业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强烈地想得到经营管理方面的咨询服务。商经系在郭老师、陈鹤鸣和邢颖带领下,经常组织“小分队”送教上门,按照企业需求办班或开设系列讲座,给企业做诊断咨询,多数情况下,我都是其中的一员。当时我讲得最多的专题是企业文化、激励机制、目标管理和企业管理艺术等。参与企业诊断,往往是三五个人,分别从不同角度给企业提出建议和意见,做法上虽没有像现在这样规范,但对企业很解渴、很管用。这期间,我也参与撰稿并协助郭老师编辑出版了《基层商业企业经营与管理》、《现代商业企业经营管理讲座》、《成功之道——北京市商业优秀企业家纪实》、《商业工作手册》(档案出版社,1988)、《国外企业家成功秘诀》(中国工人出版社,1989)等。有了初步下企业、讲课、咨询经验和科研经验,自己也就逐渐独立走向企业了,迅速完成了“仰视企业、平视企业、俯视企业”三个阶段的跨越。回忆我的成长经历,一方面离不开学校给我提供的各种学习进修机会;另一方面,跟随郭老师,深入企业讲课、咨询,开展接地气的科研活动,对我以后的成长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我真心感谢郭老师。

他身边总是围着一大帮人

郭老师人缘好,特有凝聚力和吸引力,在他身边总是围着一大帮人。这种凝聚力和吸引力的形成,除了他的专业经验外,更主要的是他善于交朋友,尤其善于交企业界的朋友,像欧阳斗、郭传周、王权等,都是他们那一辈儿的;到后来一届一届学生骨干都成了他的朋友。他特别善于记住别人的名字,关心他们,给他们以指导和帮助,因此在商界校友中知名度很高,经常是很多大企业的座上宾。在郭老师的学生中,他与“黄埔一期”——81级学生最亲。因为81级是学校首届大专班,是在全市财贸系统,经组织推荐、严格考试录取的,都是干部身份,政治素质和文化专业素质都比较高。学校党委为了培养年轻教师,下决心抽出陈鹤鸣、王冪、吴晓辉、乔启麟、邢颖、叶立雯、刘殿成、张海燕、唐青平和我10名年轻教师,通过考试录取一并参加这个班学习。学校为这个班全力以赴,在京城名校请了26位最好的教授、研究员来上课,关葆璋老师亲自当班主任,郭老师直接参与这个班的教学设计,而且是与俞斯晟、杨茂源、崔服、和义民、朱志成等为数不多亲自给这个班上课或辅导的校内老师,他与学生朝夕相处,打成一片,情谊非同一般。这个班也很争气,大家勤奋学习,教学相长,开创了我校大专班的一种范式,“黄埔一期”被后来各届学生视为榜样,这期学员毕业后大都事业有成,为学校争了光。赵庆萱留校当了系主任,王茹芹后调进学校当了院长,郑国本后来也来校当了党委书记。

大家均称他为“郭爷爷

郭老师的凝聚力和吸引力还源于他的资历、人格力量和很多大气的做法。郭老师的年龄其实不大,商经系初创时,也就50岁出头,是我和邢颖、叶立雯等这拨人的父辈,与陈鹤鸣、周隆、王希来、吴晓辉等相差不到一辈,有些年轻人年龄虽小一点儿,也够不上爷爷辈,但大家均称他为“郭爷爷”。坐在“爷爷”的辈上,郭老师自然爱护年轻人、帮助年轻人,愿意和年轻人一起干事一起玩。他穿戴也挺“时尚”,穿着米色的西装,戴着一顶绅士帽,提着很上档次的皮包,手上还戴着一颗祖母绿宝石戒指,这是那个时代知识分子中很少见的,所以赢得年轻人的喜欢。他图热闹,系里不少人也愿意到他家去玩儿。他的生日聚会总是很热闹,7月2日是郭老师生日,不少商经系老师和校友都知道,所以他过生日从不冷清,直到郭老师去世后,有些老师和校友还按时到郭老师家里聚呢。他爱打麻将,工作之余陪他搓几圈麻将,他乐不可支地喜欢。他很大方,在80年代,工资很低,他经常请大家吃饭。记得一次几个年轻老师在办公室吵吵要吃冰棍儿,他掏出两块钱,我们从外边抱回一大把奶油冰棍儿;他打麻将,坚持台湾打法,而且在牌桌上常常唠叨不停,有时还挺矫情。晚了,就在他家吃上一碗由尹阿姨亲手做的炸酱面,很是享受。我去得不多,偶尔与他玩一会儿,是一种乐趣,可惜这种乐趣找不到啦。郭老师走了,他走得太早了一些!不过,他的精神,他参与创建的财贸传统和求实教风与学风,在学校仍然延续着……作为郭老师的同事和学生,我非常怀念他!